农工党南宁市委员会欢迎您!

茶的记忆

发布日期:2016-08-09
 

  今年的明前龙井带着春天的清新,沉浮在我的杯中。芬芳扑鼻,淡雅如诗。

  茶于我最早的印象有两个。一是云南沱茶,那是母亲每隔一段,领了工资必然要去西关路的土特产公司买的。每次不多,就两个,邮到广东乡下给外公的。外公我不曾谋面,但知道他曾叱咤风云,最后归隐在乱世中的小村。平生最后的一点嗜好就是喝云南沱茶。另一个就是龙井。父亲的表妹也就是我的表姑在杭州,正好又是在龙井茶区,两家来往,若时逢春天,那最好的手信就是茶叶了。因此在我的记忆中我们家日常喝的茶就只有姑妈家的绿茶。我们反正也是随便喝喝,也不知道这茶好是不好。

  父亲有个同事姓陈,名字我还记得叫陈务江。据说是大地主的后人,那样的成分在那样的岁月里处境可想而知。他戴付黑框眼镜,说话轻轻的,但吐字特别清楚。他喜欢摄影,也爱读书,一有机会跟人说话就会说个没完,很多人都不喜欢他,搞得40多还是单身一人。我父亲也爱读书,也喜欢学问,他说陈伯伯是个有学问的人,所以愿意跟他交往。于是陈伯伯常为我们拍照,虽然他对摄影吹毛求疵的态度,搞得大家对他的摄影很不感冒。但在那个岁月有人帮你拍照那绝对是值得感谢的事情。于是有一次当陈伯伯为我们照相后,擅长厨艺的母亲就炒上几个好菜,让爸爸陪陈伯伯喝两杯。饭后,父亲随手泡上两杯茶,大家继续聊聊。

  那个陈伯伯看到杯中之茶,便眼光一亮,赶紧端起杯一闻,又深吸一口气说:“这是明前龙井!好茶好茶!难得难得!。他边品边赞叹。那一夜,我坐在父亲旁边,听着陈伯伯畅谈着我们从所未闻的茶经。西湖,龙井,虎跑,狮峰,一个个陌生而神圣的名字如雷贯耳。什么是旗枪,什么是雀舌,什么是茶舞,一个个好有意思的话题激发心底的快乐。什么是明前茶?为什么明前好于雨前?乾隆皇帝又怎么喜欢龙井茶,一段段的故事听得我不想睡觉。这一夜应该是我小时候听大人聊天收获最大的一夜。那一夜,我知道了我们一直喝着的龙井茶原来是那么好。那一夜我更知道原来茶背后的故事比茶更加隽永意长。

    杭州表弟说,今年杭州春寒,茶发芽特少。家里七亩茶园,临近清明才得了几斤。茶制成,便立刻顺丰过来,沿途绝未耽搁,千里迢迢,殊为难得。这茶带着春天的味道,也带来了我对龙井最美好的记忆。(金轮)
分享到:

下一篇:赶马帮